即墨新聞-為您提供最新最快資訊 中國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

隨著電影《孤注一擲》的熱映,緬北詐騙園區再度成為公眾關注的焦點。電影中呈現了部分詐騙園區的樣貌,也描繪了一個被詐騙的年輕人及其家庭的故事。但很少有人將目光投向那些被騙去緬甸的人背后的家庭。

這些家庭多數貧困,他們的孩子,早早出來打工賺錢。當他們被騙去緬甸后,一筆價格不菲的贖金似乎成了唯一的解救方式。但對多數家庭而言,這筆錢無異于巨款。他們為此心碎,日日擔憂遠在他鄉的家人,期盼著他們能早日被解救,回到身邊。

1、騙局

生活在貴州遵義的李伊怎么也沒想到,她的兩個兒子都被騙去了緬甸。

2022年7月28日,李伊突然接到一通從緬甸打來的電話,那是大兒子王帆的聲音。電話里,29歲的王帆告訴媽媽,3天前,他去了緬甸,與朋友一起做水果生意。等到8月,他再打來電話,李伊才知道,大兒子是被騙去緬甸園區,做電信詐騙了。

王帆再三囑咐李伊不要主動聯系他,只能等他發消息過來。如果她主動聯系被發現,就會被毒打,李伊因此非常謹慎。兒子發消息的時間很不規律,常常是工作時間,他加媽媽的QQ,或是打來電話,聊上幾句。兩人都很警惕,擔心對話被監控,常常假裝若無其事,彼此言辭冷淡,“就這樣吧”“你去忙吧”,她佯裝只是一位接到電信詐騙電話的普通人,內心卻飽受折磨。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1)

(王帆兒時照片)

通過斷斷續續的聯系,李伊拼湊出兒子在緬北的生活狀況:每天上班超過15小時,事事都要被記賬。譬如,一頓飯 60元,此外 ,還有電腦磨損費、鍵盤磨損費、空氣呼吸費……零零散散加起來,兒子每月的“花費”超過5萬元。因為尚無業績,他沒能被允許出園區,也因為沒能做出業績,他被木棍打過、電擊擊過,還被打火機燒過手。

一次,他被罰做1000個深蹲,艱難起身后,整整一周他都無法正常行走。在緬北詐騙團伙里,他沒有換洗的衣物,直到今年春節,一位老鄉賺了些錢,給幾位同鄉每人買了一套睡衣,他這才有衣服換。

中途,王帆被轉賣過一次。轉賣前,他被狠狠地打了一頓,渾身是傷。送去醫院檢查時,王帆身上有4處骨折,肺部受到感染,詐騙園區不肯為他出錢治療,還是醫院里一位好心的中國人給了他一些藥,他才暫且保住了性命。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2)

(李伊與王帆的聊天記錄)

從大兒子被騙去緬甸起,李伊便無心工作了。但她萬萬沒想到,有一天,小兒子王楓也過去了。

王帆出事后,李伊再三叮囑王楓,無論誰騙他去境外,都千萬不要理睬,有事一定要與她商量。突然有一天,她聯系不上小兒子了。直到2022年10月的一天,消息同樣是從緬甸那邊發來的,王楓告訴她,自己本想去救哥哥,不料也被控制在詐騙園區內,他叮囑媽媽要先救哥哥。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3)

(李伊與王楓暫時失聯)

李伊徹底崩潰了。她想不通,小兒子向來膽小,讓他獨自去一趟貴陽他都不敢,怎么就去了緬甸?現在,兩個兒子都離開了她。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4)

(王楓兒時照片)

2023年,李伊第一次單獨過春節,想到往年的場景便心生悲涼。王帆喜歡做飯,過去,總是他下廚,李伊和王楓打下手,洗菜、切肉。三人還會買上一些葡萄酒和飲料。雖說日子并不富裕,但一家人卻很溫馨。

大兒子王帆尤其孝順。去年,李伊手肘的骨頭壞死,需要重新植骨。王帆給媽媽買了不少燉湯用的料包,囑咐她多喝湯保養。然而,沒過多久,大兒子便消失了。那些料包一直放在廚房,李伊再也無心燉湯,看到它們,不免傷心一場,眼淚不由自主地往下掉。

同樣吃不下飯的還有河南駐馬店48歲的劉茵。短短一個多月,她從138斤瘦到112斤,她覺得自己的胃里似乎再也不需要食物了。

小兒子林歌是2023年7月12日離開家的。16歲的林歌正在過高一暑假。那天晚上,他告訴媽媽,他要和朋友去看看有沒有暑假實習的崗位。

林歌換好衣服便出門了。臨出門前,劉茵囑咐一句:早點回來。她怎么也沒想到,那是她迄今最后一次見到兒子。

那天晚上,林歌沒有回來。第二天,兒子還沒回來,手機也關機了。劉茵趕緊給學校老師打去電話,老師反饋過來的信息是林歌并沒有和其他同學聯系過。

劉茵開始感覺不妙,但也無計可施,只能跑到街上像無頭蒼蠅一般四處尋找。一無所獲。她給兒子的父親打去電話——幾年前他們離婚了,前夫安慰她,大概是孩子貪玩,一時忘了回家。

又過幾天,林歌還是沒有回來。劉茵去派出所報案。民警后來告訴劉茵,7月12日,林歌從駐馬店坐火車去了信陽,又從信陽去了西雙版納。

7月19日下午,林歌的哥哥收到弟弟發來的信息,弟弟告訴他,自己被騙到了緬甸,逃跑無望,他親眼看到有人因為逃跑被槍殺,勸家人忘了他。

2、贖金

根據林歌提供的線索,警方在駐馬店市的一家網吧抓到了外號“黃毛”的男人和他的一名同伙。兩人供述,確實是他們將林歌騙往西雙版納。他們告訴林歌,可以免費去西雙版納旅行。同去的還有另一名男孩,因為中途感覺不對勁,男孩不肯去了。但更多的證據早已被銷毀。

劉茵想不通,為什么偏偏是自己的兒子被騙去了。過去,她沒少在短視頻平臺上刷到過緬北電信詐騙園區的視頻,也沒少跟林歌提醒。每次,林歌都很不耐煩:“媽,我這么大了,你不用擔心我,我不可能上當受騙。”

但現在,兒子上當受騙了。他被賣到了緬北的電信詐騙園區,有時與父親,有時與哥哥聯系。和王帆一樣,他總是提醒家人不要主動聯系他。他被剃了頭,每天上十幾個小時班。他勸慰家人,等找到合適的機會,他會想辦法逃跑。

但劉茵知道,想要回來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林歌去了緬北后,她與不少遭遇同樣情況的家庭取得聯系,她向那些孩子被成功解救的家庭討教過經驗。有人告訴她,他們花了50萬才將孩子贖了回來。這似乎是目前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但她家里沒錢了。幾年前,丈夫出事,兩人離了婚,前夫欠下的巨債,至今還未還清。至于她,在駐馬店的超市里打零工,每月收入不過2000多塊錢,負擔她和兒子的生活將將夠。去年下半年,她做了一場手術。起先是肚子疼,去醫院查出了子宮肌瘤。家里的姐妹們給她湊了三五千塊錢,外加她原先的積蓄,花了1萬多做了手術。那些錢,她至今還未還清,更別說解救兒子的幾十萬了。

對許多家庭來說,動輒高達數十萬的解救費用,都無異于天價。劉茵如此,李伊也是如此。每個被騙去緬甸的年輕人背后,都有一個令人心碎的家庭。

年輕時,李伊在政府單位上班,結婚后生下兒子王帆。1996年,丈夫去浙江出差,意外身亡。那時,王帆剛剛2歲6個月。兒子總是不愿承認父親離世的事實,倔強地“糾正”別人:不要說我爸爸死了,他沒有死,他去賺錢給我用。

1998年,李伊嫁給了后來的丈夫。1999年,她宮外孕,當醫生將她的腹腔打開來時,里面全是血,幸虧搶救及時,才撿回一條命。又過半年,她懷上小兒子王楓,她冒著生命危險,把他生了下來。因為超生,她失去了在政府部門工作的資格。

她跟著丈夫做過不少生意,但一直沒賺到什么錢。2009年,丈夫去云南做生意,跟一個販毒的女人同居,回來跟她離婚,后來,他入獄了。她獨自帶著兩個兒子生活,打零工將孩子們拉扯大,每月不過一兩千塊工資,已是不易,她再湊不出錢來了。

方小昭家同樣掏不出這筆錢。他哥哥今年31歲,6月26日那天,他去了緬北。消息是哥哥通過一位小紅書反詐博主傳回來的。得知消息后,一家人一直在想辦法營救他,但在巨額賠付款面前,他們陷入了困境。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5)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6)

(方小昭哥哥聯系到小紅書博主)

在家屬群中,方小昭發現,那些孩子被騙去緬北的人,要么家境貧困,要么在單親家庭里長大。但凡有錢有勢,早就把孩子接出來,退群了。

他獲知了哥哥所在的園區的具體方位和樓層。兩人約定好了交流暗號,從哥哥那兒,他得知,從園區內逃出來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園區外有守衛持槍把守,即便順利出逃,當地警方和園區老板是穿同一條褲子的,且遍地都是蛇頭,一旦被發現,不到20分鐘,消息便會被傳回園區。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7)

(方小昭的老家)

他已經很久沒有收到哥哥的消息了。父母年歲已高。兄弟三個,他是老二,哥哥走后,全部壓力都集中到他身上。母親總是擔心,怕兒子在那里受到傷害和虐待,他只能頂著壓力,選擇性地將哥哥的情況說給二老聽。多數時候,他都在寬慰他們,被騙的不止有哥哥一個,人家是求財的,不會輕易害他的性命。

3、等待

李嫻玲的弟弟剛滿17周歲。她后來才知道弟弟是如何失蹤的:蛇頭早早跟他們聯系好,囑咐他們切勿將消息透露給家人。然后,包括弟弟在內的5個小孩上了蛇頭的黑車,離開了廣西玉林,去了西雙版納。

6月2日,李嫻玲收到弟弟發來的求助信息。弟弟告訴她,自己被騙到緬北了,讓姐姐和媽媽快快想辦法救他。在緬北,弟弟一天只休息3小時,常常挨打。他所在的詐騙園區有1萬多人,所在的小組里,他年紀最小,其余多是20歲到45歲的中年人,他們當中,不少人年輕時便已被騙去,被喚作“豬仔”,完不成業績就會挨打,只能聽從命令做事。

弟弟常常在半夜發來消息。李嫻玲因此夜里不敢深睡,不敢關機,不敢讓手機離自己太遠,生怕錯過弟弟的來電。她和方小昭面臨類似的處境:父母都已年邁,得知消息后一蹶不振,難以為她提供幫助。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8)

(李嫻玲安慰弟弟)

她在南寧的一家私企上班,負責后勤工作,每天早上8點半上班,要一直忙到晚上八九點。幾個月來,她和所有緬甸家屬一樣,夜里難以入睡,每天頂著濃濃的黑眼圈,下眼瞼總是充血。但她不能垮下,她今年才27歲,但她不得不承擔起這個家庭的重任:養育父母、解救弟弟。

自從家人被騙去緬北后,這些家屬們每天幾乎重復著類似的生活:一會兒看看家屬群里的消息,一會兒看看媒體上是否有被騙人員回來的報道,還有時,他們和警察通話,咨詢案件辦理進度。他們陷入無盡的焦慮和等待當中,每天提心吊膽,常常燃起希望,又常常看著希望瞬間破滅。

哥哥被騙去緬北,弟弟去救人雙雙被困,媽媽徹底崩潰(9)

(李嫻玲的受案回執書)

劉茵再也沒心思上班了,她的生活全亂了套。她幾乎每天都在哭,有時,看到群里有人發孩子挨打的視頻,她哭;有時,想起兒子,她繼續哭。很多時候,她覺得自己失去了繼續生活的勇氣。支撐她活下去的動力只剩下兩個:一是孩子能回來;二是年邁的母親需要她照顧。

母親家離自己20分鐘車程。過去,她一個月要去好幾趟。但從今年7月,兒子被騙去緬北起,她再也沒去過母親那兒了。她瘦了太多,母親一眼就能看出不對勁。孩子的事情,她一直瞞著母親,她擔心一旦見面,自己不小心說漏嘴。一次,母親在電話里問她,林歌都放暑假了,為何不帶他回去看看她?她只好謊稱,孩子在上補習班,暫且沒時間回去。還有些時候,她正抑制不住傷心,趴在沙發上哭,母親的電話打過來,她不敢接,只能過一兩個小時再打回去。

電影《孤注一擲》上映時,妹妹陪李伊去看,李伊在影院里泣不成聲,不忍看下去,中途離開了。

李嫻玲也去看了電影,電影中,園區里的人有時會帶員工去當地旅游景點拍照,將照片傳給國內的親屬,以此報平安。但在現實世界中,李嫻玲的感受是,詐騙園區的人似乎對此毫不忌憚。他們不擔心家屬們知道詐騙園區里的情況,甚至,有些園區會將毆打員工的視頻拍下來,發給他們的家屬看。

方小昭也看了《孤注一擲》,他的感受和李嫻玲一致,現實情況要比電影所展現的殘酷得多。“在緬北,一條狗都比中國人的命值錢”。電影中,金晨扮演的梁安娜與張藝興扮演的潘生完成大業績,王傳君扮演的詐騙集團頭目陸經理肆意分錢慶祝,“好像做了偉大的事,在慶祝”,但在現實世界中,“這是不可能的”,方小昭說。但這部電影給他帶來了些微希望,他想著,或許,影片會有一些反響,繼而,國家會采取一些行動。他寄希望于改變就此發生,他可以早日見到他的哥哥。

來源:大象新聞

作者: 瀟湘晨報

福建一村內驚現60斤蟒蛇生吞活羊,蛇身粗壯引圍觀,村干部回應:五六個消防員幫忙捕獲,已送往野生動物園

初中女生被同學父親性侵后宿舍產子:作案人被判13年,女孩輟學在家帶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