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新聞-為您提供最新最快資訊 中國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

以神秘聞名的羅布泊,擁有全國最豐富的鉀鹽礦藏資源,亦是人跡罕至的“死亡之海”,有人以成功穿越為榮,也有人永遠留在荒漠。

近日,自駕車隊擅闖羅布泊4人遇難的悲劇,讓神秘的羅布泊再度進入大眾視野。實際上,當地曾多次發布通告,禁止一切單位或個人隨意進入保護區開展非法穿越活動,但擅闖事件仍屢見不鮮。

“只能說珍愛生命,尊重大自然吧。”近日,多名同行者、探險家向南都、N視頻記者講述了這片“死亡之海”的神秘與兇險以及驚心動魄的往事。

魂斷無人區

“沒油了加油,車壞了修車,一切看上去都很合理,只可惜環環相扣,還是出問題了。”自駕車隊成員李先生總結這場羅布泊自駕行。

7月22日,李先生所在的自駕車隊從甘肅敦煌出發,計劃穿越新疆羅布泊無人區。

左為失聯向導的皮卡。

7月28日,新疆若羌縣公安局發布通報稱,一自駕車隊未經批準穿越若羌境內國家級野駱駝自然保護區,26日1車4人失聯,27日發現失聯車輛,3人已無生命體征,1人失蹤。29日,最后一名失聯者被找到,已不幸遇難。

8月1日,一位接近車隊的知情人士告訴南都記者,4名遇難者分別為2名游客、1名當地向導、1名汽車修理工。

“離譜,只能用離譜來形容。”該知情人士稱,7月23日,即自駕正式開始的第二天,車隊中的一輛越野車兩次加錯油,第一次加的是車主自帶的汽油,疑似質量有問題,造成車輛經常熄火,第二次加油因著急發生操作失誤,誤將柴油當成汽油加入,導致車輛無法啟動。

“本以為把油箱清理干凈,重新加油就好了,結果清理油箱時,又把油管搞斷了。”該知情人士表示,越野車的徹底“罷工”迫使車上兩名游客決定棄車,由向導駕駛一輛皮卡車載這兩名游客及一名汽車修理工離開沙漠,但在離開沙漠的途中,四人不幸失聯。

車隊成員李先生也告訴南都記者,4名失聯者是在往沙漠外走的途中發生意外的,向導曾表示開車送人出去,很快就回來跟大部隊會合,“因為車子壞了,加上覺得這里面(沙漠)跟想象中的不一樣,天氣太熱了,那輛越野車車主和同伴想提前結束行程,就讓向導先送他們出去。”

李先生向南都記者回憶,當大部隊發現4人失聯后,曾嘗試通過衛星電話聯系對方,卻一直聯系不上,所以不確定4名失聯者是否有攜帶衛星電話。但李先生很清楚地記得,越野車因加錯油出現故障時,他曾見到失聯者之一的向導使用衛星電話聯系送油。

談及這次經歷對自己的影響,李先生向南都記者表示,以后會對戶外活動更加謹慎,“只能說珍愛生命,尊重大自然吧。”

參與搜救失聯者的劉先生則告訴南都記者,最后一名失聯者于7月29日中午被找到。當天上午,他與救援團隊一行3人駕車從敦煌出發,經過玉門關景區,到達雅丹魔鬼城景區,由于景區不允許車輛進入,他們便駕車繞過景區,沿著甘新庫木塔格沙漠邊緣走。

“進入沙漠16分鐘后,我就發現了那名失聯者,從出發算起來,整個搜救過程用時2小時40分。”劉先生說,該失聯者為車隊請的當地向導,被發現時已無生命體征,皮膚腫脹發黑,有部分腐爛。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1)

搜尋現場。

劉先生向南都記者表示,自己從事沙漠探險工作十幾年,對羅布泊一帶比較熟悉,通過之前發現的三位失聯者和皮卡車的位置,得以判斷出最后一名失聯者的位置。據劉先生描述,向導被發現的地點距離皮卡車8.1公里,距離其他三人3.2公里,離安全區域更近。

“說明向導是最早出發徒步的”,劉先生認為,“可能是陷車以后,他決定獨自徒步出去求援,其他三人留在原地沒等到他回來,也決定徒步往外走了。”

經其現場觀察,“皮卡車上的空調是好的,油量也很多,如果他們選擇不離開車子,原地等待救援,可能就不會出現這個結果了。”劉先生向南都記者分析,4名失聯者前期開車和后期徒步的方向都是正確的,但中途遭遇陷車后,自救脫困能力不足,導致悲劇發生。

頻現擅闖案

這片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曾吸引無數人慕名前往,但也有不少人遇險。

南都記者注意到,羅布泊野駱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曾多次發出通告:嚴禁一切社會團體、單位或個人進入保護區開展旅游、探險活動,一經發現將依法予以處罰,情節嚴重的將追究刑事責任。

然而,近年來擅闖羅布泊保護區的事件仍屢見不鮮。2017年12月,路虎“發現無止境”活動中,16輛汽車共計49人,經敦煌、三壟沙至彭加木紀念碑,非法進入新疆羅布泊野駱駝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參與人員被處以最上限處罰。

2012年3月13日,黑龍江大慶探險隊一行8人在羅布泊進行“無后援穿越羅布泊”活動的過程中,遭遇沙塵暴導致迷失方向,于15日通過海事衛星電話呼叫救援,若羌縣相關部門立即組成救援隊伍。17日中午,8名被困人員被救出。

據若羌縣公安部門介紹,8名探險人員在沒有向任何部門請示并獲得允許的情況下,私自進入羅布泊區域探險,可能涉及非法進入,救援工作結束后將依據有關規定做出相應處理。

此次自駕車隊擅闖羅布泊4人遇難事件發生后,若羌縣文旅局工作人員告訴南都記者,保護區有明確規定不能擅自進入,道路邊和有關部門都有告示牌和通告提示旅客不能擅自進入保護區,違規闖入被發現后會被直接勸返。4名遇難者的自駕行為屬于違規闖入。

知名探險者雷殿生也在社交平臺上發布視頻,對4名遇難者表示痛惜。他向南都記者表示,出于對逝者的尊重,自己并未過多評論此事,但確實為悲劇發生感到惋惜,“穿越羅布泊需要做非常充分的準備,他們還是對大自然沒有足夠的敬畏之心,低估了大自然的厲害之處。”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2)

雷殿生在羅布泊湖心標志碑。

雷殿生曾于2008年徒步31天穿越羅布泊無人區,被稱為“中國徒步第一人”。據其介紹,進入羅布泊需要報備,由相關部門開具證明后才能進入無人區。“如果穿越羅布泊的活動沒有經過合法審批,這樣進去就更加危險。因為羅布泊不只是氣候惡劣,而且面積非常大,地貌多樣復雜,一旦發生危險,會讓救援更加困難。”

“除了要獲得相關部門的批準外,首先要非常了解羅布泊的地形地貌,這樣才能合理規劃好行進路線和時間,把衛星電話、水、食物以及應急藥品準備齊全。如果是開車穿越,除了車況良好,還要準備備胎及油料等,此外穿越者需要具備一定的野外生存技能。”雷殿生向南都記者分享自己成功穿越羅布泊的經驗。

雷殿生稱,自己在徒步穿越過程中,一直帶著一把針對野外環境的鐵鍬,“挖一個兩米左右深的洞坑,人在里面是可以避暑的。”針對此次悲劇的發生,他則表示,“如果當時他們挖一個深些的坑洞,坑里用鐵鍬或者三腳架支起來,上面搭蓋幾件衣服,氣溫就能馬上降下來一些。”

神秘古樓蘭

此次自駕車隊擅闖保護區4人遇難事件,讓羅布泊再度進入公眾視野。

中國四大無人區之一、消失的樓蘭古國、失蹤的探險者……這些標簽更是為羅布泊增加了一層神秘感。近代以來,這里已成為眾多國內外探險者的圣地,有人以成功穿越為榮,也有人永遠留在荒漠。

羅布泊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東部,由于形狀宛如人耳,被譽為“地球之耳”。《山海經》將其稱為“幼澤”,曾經是我國第二大咸水湖。20世紀中后期,因塔里木河流量減少,周圍沙漠化嚴重,迅速退化,直至20世紀70年代末完全干涸。

如今的羅布泊是世界上著名的干旱中心,氣候異常干燥炎熱,年平均氣溫11.6攝氏度,夏季最高氣溫高于40攝氏度,冬季最低氣溫低于零下20攝氏度,年降水量為20毫米。

若羌縣文旅局工作人員向南都記者介紹,羅布泊七八月份特別炎熱,地面溫度可達70攝氏度以上,再加上沒有可調節氣候的綠洲,人在野外暴曬是受不了的。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3)

樓蘭故城遺址。雷殿生供圖

雷殿生則告訴南都記者,羅布泊最大的危險就是面積太大且氣候干旱,幾乎沒有雨水。“羅布泊的地形地貌有雅丹、雛形雅丹、戈壁、沙漠以及湖盆,湖盆曾經是中國第二大內陸湖,現在已形成了鹽堿地。”

“北邊有一個小山脈,幾乎寸草不生,那里面有胡楊樹、紅毛柳,還有蘆葦,但是大部分都是死的,都是干死的。我當年拍了很多‘站著’枯死的胡楊樹,有一種特別恐怖的感覺。”雷殿生向南都記者描述羅布泊的干旱氣候。

羅布泊擁有全中國最豐富的鉀鹽礦藏資源。據公開資料,羅布泊地區北部鉀鹽儲量2.5億噸以上,并已經建成我國最大的鉀鹽基地。

鉀鹽是農用鉀肥的生產原料,鉀是植物生長發育的重要營養元素之一。作為農業大國,鉀肥產量的提高為我國農業發展和糧食安全提供了有力保障。

彭加木之謎

羅布泊鉀鹽礦的發現,離不開科學家們在上個世紀的不懈探索,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便是廣東籍著名科學家彭加木。

彭加木,原名彭家睦,1925年出生于廣東,曾任中國科學院上海生物化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新疆分院副院長。他先后15次到新疆進行科學考察,3次進入新疆羅布泊無人區。

據新華社報道,1964年和1979年,彭加木兩次到羅布泊外圍做科學考察,發現了大量的鉀鹽、稀有金屬和重水等貴重資源,填補了一些重大科研領域空白,糾正了國外探險者對羅布泊的一些錯誤認識,實現了“為祖國和人民奪回對羅布泊發言權”的愿望。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4)

彭加木。

1980年5月,彭加木第三次來到羅布泊進行科考,并擔任羅布泊科考隊隊長。6月,在彭加木的帶領下,經過多天的艱苦跋涉,科考隊采集了眾多生物、土壤標本和礦物化石,收集了大量寶貴的第一手資料,實現了中國人自己組隊第一次穿越羅布泊核心地帶的壯舉。

6月11日,已經完成任務的科考隊,決定進行一次羅布泊東線的絲路故地考察,卻在途中遭遇了沙塵暴和數次陷車,3天只行進了150公里,面臨油、水等物資嚴重不足的問題。大家決定向最近的解放軍部隊基地求救。當時,求援送水需要花費六七千元的資金,這是一筆龐大的數目,彭加木覺得飛機運水價格太昂貴,如果能給國家節約就節約,決心繼續尋找水源。

難以穿越的“死亡之海”:4人自駕擅闖羅布泊遇難事件前后(5)

彭加木手寫字條。

6月17日中午,駕駛員王萬軒打開汽車車門時,發現了一張用鉛筆寫的字條:“我往東去找水井,彭。6/17,10:30。”直至當天下午,仍未見彭加木的蹤影。次日凌晨,科考隊報告:6月17日上午,彭加木只身外出找水,不幸失蹤。

彭加木的失蹤,在國內外引起了極大的關注,關于“彭加木”三個字的信息幾乎占據了當時國內外所有媒體的主版面。為了搜尋彭加木,先后進行了四次大規模地毯式搜救,均無結果。彭加木為我國科考事業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化成了羅布泊永恒的豐碑。

居住在廣州白云區槎龍村的彭家鼎是彭加木的堂弟,只見過堂哥兩次的他記得,最后一次是1980年清明,穿著的確良面料衣服的彭加木回來祭祖,“他非常匆忙,在家停留了4個小時就走了。”這也是彭加木最后一次回到家鄉廣州,距離他在羅布泊失蹤不到三個月。

如今,這片神秘而危機四伏的土地,依舊吸引著人們前赴后繼。

貴州肇興侗寨9人遇難火災細節:燒毀的是網紅民宿,老板沖上3樓抱兒子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