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回鄉探親脫了單

本文轉自:廈門日報

第一次

那年回鄉探親脫了單 宗洪

“小黃,經研究,同意你回家休假十天,你抓緊準備,盡快啟程。”1971年4月,當領導告知我這個消息時,我激動的心情難以言表——當兵三年多,好想家呀!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手頭工作移交給其他同志,開始準備探親的禮物。第一次回家探親要帶點什么呢?我到軍人服務社買了五十條彩色毛巾、五十塊香皂、五斤糖果和兩條香煙。毛巾和香皂送給左鄰右舍和親朋好友,糖果、香煙用于招待來看望我的老同學和已經退伍回鄉的戰友。

那天,我一大早就搭乘部隊的簡易交通車,一路顛簸,出了太行山,當天傍晚住進了位于北京五棵松的鐵道兵招待所。想到很快就要回到久別的家,我激動得一夜翻來覆去睡不著。從北京開往福州的綠皮火車上,列車員告訴我還有臥鋪票,問我是否要換。按部隊規定,我是可以享受臥鋪的,但我覺得自己還年輕,乘硬座就行了。列車“奔跑”在鐵路上,我又累又困,可就是睡不著。一輛餐車推過,有紅酒、啤酒、燒雞、鹵豬蹄,我聽說“喝酒好睡覺”,從不喝酒的我就買了一瓶葡萄酒,又買了一只燒雞。大半瓶紅酒下肚后,我總算美美地睡了一覺,醒來神清氣爽。經過四十多個小時的火車之旅,再轉乘長途汽車,我終于回到了久別的家鄉。

到家第一眼,我見到母親正彎腰掃地,不禁激動得大喊:“媽,我回來了!”母親仔仔細細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驚喜萬分:“難怪我這幾天耳朵癢癢的,我想是不是你要回家了,正為你整理房間呢!”母親緊緊摟著我,竟然哭了起來:“你也不來一封信就突然回來了!”我解釋道:“領導一批準我的探親申請,我就想盡快見到您,于是,馬上動身了。要是給您寫信,您現在還沒收到呢!”母親顧不得讓我坐下,就急著“下命令”:“這次回家,一定要把對象找好,讓媽放心!”我趕緊表態答應。

那次回家探親,我見到了姐姐給我介紹的對象,她后來成了我的妻子。她家離我家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我到她家時,她正好從外面挑來一擔水到自家菜地澆菜。我們聊了半個多小時,我問她:“你會勞動嗎?”她答:“你剛才不是看到了嗎?”我直白地告訴她,我的哥哥姐姐都不在母親身邊,我在老家找對象,就是希望對象能幫我照顧母親。探親假結束前,我又一次來到她家,我隨身攜帶的軍用挎包里帶了一支鋼筆和一本筆記本,我想,如果她同意,我就把鋼筆和筆記本送給她,作為訂婚禮物。我直接問她是怎么想的,她回答:“我同意訂婚,但要三四年以后我們才能結婚,我到合作醫療站工作時間不長,還要多學習。”我答應了她的要求。臨走時,我將鋼筆、筆記本送給了她,她則回贈我一條手帕。

十天探親假很快就結束了,我按時回到部隊,又投入到緊張的京原鐵路戰備施工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