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三輪車的大姐

本文轉自:鹽阜大眾報

○楊應和

父親生日那天,本來說好坐大哥的車子一起回鄉下老家吃晚飯。大哥忙著談生意,我又因加了一會班,沒能趕上公交末班車。想打車,可能我所處的地方比較偏僻,多次未果。天色已晚,我不想繼續等下去,便選擇了路邊的一輛三輪車。車主是個五十多歲的大姐,當我說出目的地時,她沒有一絲猶豫,連忙招呼我上車。

她的爽快之舉反而引起我的警惕,我忙問她什么價錢。她說,就20元吧。20元?我懷疑我的聽力,不由一愣,帶著疑惑的神情看著她。因為她說出的價格與我以往坐過的三輪車價格有著明顯差距,一般的車主出價25元,甚至更多。她見我疑惑,笑了笑說,若你嫌貴,再減2元,好不好?我不由分說拿起行李就往三輪車上坐。

她見我坐穩后,才發動電瓶,嗡嗡的電流聲中,車子風一樣在路上行駛著。也只有在這個時候,我才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背影。她敞開的外衣,隨風飄起,枯黃的頭發在風中舞動。天氣很熱,她時不時用綁在右手腕上的毛巾擦著臉上的汗珠。一個50多歲的中年婦女,風里來雨里去,做這種體力活,肯定比男人要吃力,我不由心疼起她來。

我問她怎么蹬起三輪車了,她的嗓門比較大,蓋過了風聲,所以我聽得清清楚楚。她說:“我在一個小廠打零工,計件的,活干完就可以下班,我就到車站帶帶客,賺點錢補貼家用。”

她反過來問我去那里干什么,我如實告知。她不無夸獎地說:“你是個孝子。”她接著說:“我兒子也很懂事的。自從孩子他爸從樹上摔倒受傷后,只能在家干些燒飯做菜等輕活。兒子很爭氣,發奮學習,現在讀市重點高中。”

我明顯感覺到,她說到她的兒子時滿是自豪。一家的生活重擔壓在她的身上,個中艱辛可想而知。可是她為了這個家庭,為了兒子的美好未來,再苦再累,她都心甘情愿。看到她風中凌亂的頭發,我想,女子本弱,為母則強,天下母親都是這樣吧。

我為上車時討價還價的“小人之心”慚愧不已。我對她說:“從這里到我父親的家,起碼要25元,你怎么只要20元呢?”她說:“大家都不容易,拉一個就是一個,說不定還能結交一個回頭客呢。”

前方有個石拱橋,有點陡,三輪車的電瓶有點老化,馬力不足。她回過頭來對我說:“抓緊遮篷的欄桿。”她把電動車打到最高速,只見她左右腿輪流蹬踩,三輪車還是龜速爬行。我連忙拎起行李箱,從三輪車上跳下。她回過頭來對我笑了笑,滿是感激之情。昏黃路燈下,我看到那日曬夜露的黑紅臉膛布滿汗珠,幾縷頭發貼在濕濕的臉上,我心里隱隱作痛。

近半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了父親的家。我連忙付了50元給她。她堅持找錢給我,她說:“事先說好了18元,就不能多收一分錢。”她的執著讓我毫無拒絕之力。也在這個時候,我才近距離看到她骨骼粗大的手,有些地方還裂了口子。我不由又一次心疼起她來。

平凡的她從事著艱辛的工作,用瘦弱的身軀為孩子為丈夫支撐起一片晴朗的天。她的偉大之處,在于她的純樸、堅毅和積極樂觀的精神,這足以感動我們每一個人。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3/%e8%b9%ac%e4%b8%89%e8%bc%aa%e8%bb%8a%e7%9a%84%e5%a4%a7%e5%a7%90/

圖說丨七夕禮物,猜中就是送分題 猜不中也可能是送“分”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