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亦有情

本文轉自:左江日報

□ 高玉霞

母親說要換個電視機。母親現在的電視太老舊了,不但鼓著大臉龐,還弓著背,家里放電視的空隙又太小,它就每天撅著屁股,蹲在柜子上,樣子和畫面實在不好看!

母親的燒火爐子在西屋,天一冷,爐子燒起來,就用來燒飯燒水燒火炕,東屋就格外得冷了。這時,母親就會搬去西屋住,這個笨重的電視也會跟著母親被搬去西屋。無數個春冬,母親就這樣搬來搬去,時間長了,它的笨重,就有點不討母親的喜歡了。而這也沒有讓母親下決心買個新的。

可是,這個笨家伙,經歷了歲月,仿佛也老了,動不動鬧點毛病,出現卡頓、關機、黑屏等諸多問題。

白天,母親邊洗衣服,邊看電視,看著看著,它就罷工了。這時,母親就得拿圍巾擦擦濕漉漉的手去敲打敲打它。每敲一次,它就發出“箜箜”的響聲。母親也耐著性子,仿佛哄一個與她相處很久的老友,拍拍肩膀說:“老伙計,怎么不工作了呢,任務還沒有完成,你得挺住啊!”可到了晚上,漫長的寒夜,它播放的畫面,影影綽綽的,聲音也越發沙啞,滋啦滋啦,母親看它的眼神也有些恍惚和憂傷。

而讓母親下決心換掉它的主要原因是,母親說它太費電了。母親讓我買新電視的時候,多次詢問:“是不是費電?后背那么個大包,鄰居老福頭兒都說了,那電表得滋滋地走。”怪不得,母親最近不怎么看電視了。

新電視郵到的那天,是下午兩點多鐘。我給母親打電話,說開車送去。母親很是歡喜,可一聽,特意送來,又不高興了,回一句:“等啥時候辦事再捎來就行。”我知道,母親一定想早點看新電視,就說想去取些菜,順路捎過去。母親一聽,爽快地答應了。

我先生把電視捧進屋,母親跟著進了屋,拆包裝,抬舊電視,插電源,調整好位置,忙碌一番后,打開電視機出現人影時,母親很高興。因為換了遙控器,母親又學了好幾遍怎么開機,怎么調音,怎么關機,一切都妥當了,母親終于松了口氣,笑著說:“這個電視一定不費電,這么薄,那不得省很多電啊!”

終于安頓好了,我和先生也要開車回家了。臨走,母親不忘了給我們拿菜,母親拎著筐到園子里去時,我先生走到電視機前查看新電視的用電瓦數是50瓦,又去瞧老式電視的瓦數:一瞧,也是50瓦。

我聽了趕緊悄悄地對他說:“不要告訴母親了,這樣她用著才會歡喜!”先生也笑了點頭說:“也對。你媽就是糾結這個省電問題,如果不省電,老人家又該舍不得用了。”就這樣,那臺老式電視機,被先生放在了母親的西屋,用一塊繡了喜鵲的紅布蒙著,像一個老婆婆戴了紅頭巾,羞答答地,頗有些被歲月親吻的味道。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3/%e6%ad%b2%e6%9c%88%e4%ba%a6%e6%9c%89%e6%83%8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