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新聞-為您提供最新最快資訊 中國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1)

孫可明的房屋被強拆六年后,如今土地仍被閑置。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8月21日,孫可明來到他曾經熟悉的公司貨場,面前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果然還一直荒著呢。”他一邊用手機拍攝,一邊自言自語。

孫可明經營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一家糧油公司,是一名“拆遷戶”。2017年,當地實施佳木斯火車站的綜合改造項目,孫可明公司1.5萬平方米土地上的房屋被強制拆除。

佳木斯前進區政府2017年申請強制執行時的相關文書載明,孫可明的涉案房屋位于佳木斯站綜合改造的“和平街下穿工程”項目范圍。相關征收范圍為“東至林海路東段26號房屋”。

但孫可明說,其公司貨場(林海路8號)位于26號房屋的東面。

六年過去了,當年列入征收范圍的這塊地仍被閑置,被拆房屋的產權證依然有效。孫可明由此懷疑當地“超范圍”征收。

2022年11月,在申請信息公開未獲答復后,孫可明及其公司對佳木斯市前進區政府提出兩起訴訟:要求對“征收信息公開申請”給予答復;請求法院確認區政府的征地補償決定違法。

2023年4月,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兩起行政案件作出一審判決或裁定。對于信息公開之訴,法院支持原告的部分訴求,要求前進區政府在規定時間內給予答復。此后區政府提起上訴。

對于確認征收違法之訴,佳木斯市中院認為已超過起訴期限,駁回原告起訴。孫可明及其公司遂上訴至黑龍江高院。此案的焦點是——確認行政行為違法的訴訟,是否受起訴期限的限制?

目前,這兩起上訴案件尚未開庭審理。

征收:未談攏補償房屋被強拆,當事人質疑征收“超范圍”

1963年出生的孫可明,是佳木斯大地糧油有限公司的大股東、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的貨場,原來位于佳木斯市前進區林海路8號,占地約1.5萬平方米。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2)

被拆除前的部分房屋。

據孫可明介紹,被拆之前,公司貨場內有辦公房、廠房等建筑。這些房屋原屬于佳木斯一家國有燃料公司的資產,后來經拍賣和轉讓,由孫可明獲得產權。從2004年起,這里成為大地糧油公司的貨場,用于收購和存放稻谷、玉米等糧食作物。

2016年初,佳木斯火車站綜合改造項目開始實施,前進區政府負責房屋征收等工作。孫可明公司的貨場(林海路8號)被列入征收范圍。

經黑龍江一家房地產估價咨詢公司評估,孫可明有產權證的房屋和無照房屋的補償評估金額,總計1160多萬元。孫可明不接受該評估價格,與前進區政府未達成補償協議。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3)

《房屋征收封閉公告》顯示,征收封閉的范圍之一為“東至林海路東段26號房屋”。

2016年5月,前進區政府對大地糧油公司(孫可明)作出《房屋征收補償決定書》,決定實施貨幣補償。房屋補償評估金額加上資產總額等費用,合計補償1461.8萬余元。該決定要求孫可明的公司在15日內完成搬遷。

孫可明未接受補償款,也不同意搬遷。2017年1月,前進區政府向前進區法院提出強制執行申請。兩個月后,前進區法院作出裁定,準予強制執行并由前進區政府組織實施。

2017年6月12日,孫可明公司位于林海路8號的房屋及附屬設施被強制拆除。

一個月后,孫可明向法院起訴前進區政府,要求確認其強拆行為違法,被佳木斯中院駁回。此后,孫可明提起上訴。據其稱,當地相關部門工作人員找他做工作,他們說會重新評估,會解決這事,他便撤訴了。

可幾年下來,被拆房屋補償的事仍沒有解決。“一直拖到現在。”孫可明說,他決心“較真”了。他認為,自己被征收的房屋,其實并不在項目征收的范圍之內。

前進區政府2017年申請強制執行的相關文書載明,孫可明的涉案房屋位于佳木斯站綜合改造的“和平街下穿工程”項目范圍。房屋征收封閉公告、征收補償公告等材料均顯示,相關征收范圍為“東至林海路東段26號房屋”。

“我的房子距26號有兩三百米遠,根本就不在征收范圍嘛。”孫可明說,林海路東段26號是原鐵路部門預制板廠的房屋,而其公司貨場(林海路8號)位于26號房屋的東面。

如果孫可明公司的貨場不在征收范圍,那當年協商征收補償時為何不提出來?“只要有補償,我不反對征收。”孫可明說,“沒想到后來補償那么低。”

佳木斯站綜合改造的“和平街下穿工程”項目,已于2018年竣工并投入使用。而孫可明被拆房屋那塊約1.5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并未在該項目中使用,至今仍被閑置荒廢。這讓孫可明更加懷疑征收“超范圍”。

2022年7月,孫可明和律師到法院查看此前的訴訟案卷,認為征收審批手續有問題。“上面的批復文件,只說明有這個項目工程。”孫可明的代理律師許浩說,“但工程應該有具體的紅線圖呀,東西南北到哪里?我們沒看到。”

從法院查卷回來的第二天,孫可明就向前進區政府辦提交《政府信息公開申請》,請求公開關于佳木斯站綜合改造項目征收的相關公告、四至范圍、紅線圖等11項信息。

幾個月過去,前進區政府未回復孫可明的申請。孫可明便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

訴訟:一審后雙方分別上訴,起訴有效期成焦點

作為原告的孫可明及其糧油公司,對前進區政府的訴訟分成兩個行政案件:關于政府信息公開的“信息公開之訴”、請求法院確認征收補償決定違法的“確認違法之訴”。

“信息公開之訴”一案,佳木斯市前進區法院2023年4月作出一審判決,支持了原告的部分訴求——判前進區政府在判決生效20個工作日內,對原告申請的“項目拆遷公告、征拆紅線圖”等信息給予答復。一審宣判后,前進區政府提出上訴。

另一起“確認違法之訴”,案情相對復雜一些。

原告孫可明及其公司稱,其被強拆的房屋并不在拆遷范圍之內,前進區政府征拆沒有法律依據,屬于超范圍征拆,系嚴重違法行為。

被告前進區政府答辯稱:此案從強制拆除房屋至原告提起訴訟,已歷時5年有余,超過法定起訴期限;原告房屋在征收紅線內,被告有權強拆。

在審理過程中,前進區政府表示,原告被強拆房屋的位置“林海路8號”是門牌號,而項目征收決定載明的“東至林海路東段26號房屋”中的“26”號,并非門牌號,而是征收單位對征收房屋進行的排序。對于該說法,原告方稱未看到“紅線圖”,并不認可。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4)

“信息公開之訴”的一審判決書(尾頁)

2023年4月,前進區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裁定。該院認為,此案“顯然已超過法定起訴期限”,駁回原告的起訴。裁定書顯示,對于被告的征收行為是否違法無效,法院并未進行確認。

一審宣判后,原告上訴至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

孫可明及其公司上訴稱:一審裁定認定事實錯誤。2022年7月上訴人查閱資料才知道區政府“未批先拆”,才提起行政訴訟;前進區政府征拆涉案房屋的行為,違反法定程序構成重大且明顯違法,是無效行政行為。

孫可明及其公司還稱,一審裁定適用法律錯誤,行政機關實施行政行為無效及違法行政,不受起訴期限限制。

對于行政訴訟的起訴期限,我國行政訴訟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的,“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作出行政行為之日起六個月內提出。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此外,行政訴訟法第七十五條規定:行政行為有重大且明顯違法情形,原告申請確認行政行為無效的,人民法院判決確認無效。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5)

“確認違法之訴”的一審裁定書(尾頁)

那么,請求法院確認行政行為違法無效的訴訟,是否受起訴期限的限制?對于這點,我國法學界曾存在爭議。

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2452號建議的答復》。“對行政行為提起確認無效之訴是否要受到起訴期限的限制,在行政訴訟法修訂后的法律規定及司法解釋中均沒有明確規定。”最高法在回復材料中表示:“我們傾向于認為提起確認行政行為無效之訴不受起訴期限的限制,行政相對人可以在任何時候請求有權國家機關確認該行為無效。”

最高法還在“(2020)最高法行再341號”行政裁定書中指出,法院經過審查認為行政行為屬于無效情形的,不受起訴期限限制,“為避免出現當事人濫用確認無效訴訟請求以規避起訴期限制度的情況,原告一方應當對被訴行政行為屬于無效情形舉證,被告一方亦可提出證據否定對方主張。”

在“確認違法之訴”一案審理期間,孫可明去佳木斯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查詢被拆房屋的土地檔案。該局書面回復稱,未查到該土地檔案信息。“土地信息就像人的戶口,就算征收了也有據可查呀。”孫可明說。

房屋強拆六年后土地仍閑置,拆遷戶質疑“超范圍征收”起訴區政府(6)

被征收拆除六年后,孫可明的房產證至今仍有效。圖為不動產登記部門開具的證明。

2023年8月18日,孫可明到佳木斯市不動產登記中心查詢,發現自己六年前被征收拆除的房屋,其產權仍屬于自己——登記中心出具了證明。“我這證現在還好使呢。”他笑道。

根據相關規定,房屋被征收后,其原來的產權證會被注銷。孫可明疑惑,六年前被征收強拆的房屋,其產權證為何至今仍然有效?

“確認違法之訴”一案上訴期間,上訴人向法院申請調取被拆房屋土地權屬等證據。許浩表示,這些材料將作為二審開庭的“新證據”。

目前,圍繞房屋征收的兩起行政上訴案件——孫可明及其公司對“確認違法之訴”一案的上訴、前進區政府對“信息公開之訴”案件的上訴,均尚未開庭審理。

作者: 海報新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