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長暑天“晚飯茶”

本文轉自:賀州日報 □李秀芹

老友打電話約我小聚,我讓她找地方定時間,她回:晚飯后小廣場見。

我如約而至,老友騎著自行車早到了,我倆尋一空地,她從自行車后座上取下兩個小馬扎,車把上還掛著一大瓶茶水,兩個茶杯,一袋水果。她把東西統統取下擺在眼前,我們相對而坐,一邊飲茶閑聊,一邊吃水果。老友心細,還帶了蚊香和蒲扇。

我覺得暑天中午不適合去朋友家里拜訪,因為天熱,在家里穿著比較隨便;再則大家都有午休習慣,貿然來訪會打亂人家作息時間,是不禮貌的。晚飯后是會友最佳時間,地表溫度逐漸散去,天氣相對涼快,忙碌了一個白天,晚上才有閑暇時間。此時在室外尋一個有風的安靜之地坐下,喝茶會友最愜意不過。

下午茶不適合主婦,也不適合上班族,于是“晚飯茶”應運而生。特別是在暑天,吃完晚飯后,大家一天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可以偷閑一段時間。暑假拉開序幕后,家長也大可不必每晚為孩子作業著急上火,終于可以邁開步子,找朋友喝喝茶、談談心,順便看看風景、望望星空。

公園里、馬路邊、家門口、田間地頭……只要人身安全有保障的地方,都可成為“晚飯茶”的天然座位。

小時候的暑天傍晚,家里太悶熱,那時又無空調等納涼工具,母親便裝一水壺茶水,領著我外出尋風。村子東山下有個緩坡,視野空曠,常有鄉鄰坐在那里納涼。母親到了緩坡處,總要先觀察一下,再找地方坐下。納涼也要擇鄰,母親最喜歡和孫嬸坐一塊。孫嬸是小學老師,和她在一起只需傾聽,因為她口才好,肚子里墨水多,又喜歡講故事,和她坐一起納涼能增長不少見識。

我結婚后也經歷過一段艱苦的歲月,那時候我們住的宿舍小得像火柴盒。暑天吃完晚飯,我們全家便外出納涼,帶上茶水,帶上半個西瓜,找個有風的地方坐下來,一家人一人持一把小勺,同挖半個西瓜吃。吃完,孩子們在一旁嬉戲玩耍,我和丈夫各自搖著扇子,談談工作,談談孩子,有時什么也不談,只是喝喝茶、發發呆,一個晚上便在溫馨清爽中度過了。

生命駛過幾十載,如今暑天我仍有喝“晚飯茶”的習慣,一個人,一手蒲扇,一手茶杯,找個有風的街角坐下來,打開手機里的聽書軟件,聽書、喝茶、吹吹風,也是一件爽心事。

暑天的“晚飯茶”,喝的不僅是茶,還有悠閑的心情,這在別的季節是享受不到的。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3/%e6%82%a0%e9%95%b7%e6%9a%91%e5%a4%a9%e6%99%9a%e9%a3%af%e8%8c%b6/

村里的月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