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新聞-為您提供最新最快資訊 中國 64歲門衛拆卸學校籃球架摔下身亡,人社部門認定工亡,教育部門未賠償

64歲門衛拆卸學校籃球架摔下身亡,人社部門認定工亡,教育部門未賠償

64歲門衛受學校指派參與拆卸學校籃球架,結果不慎摔下來,當日搶救無效不幸身亡。羅田縣人社局認定是工亡,教育部門卻未給予賠償,死者家人多方求助至今未果。

64歲門衛拆卸學校籃球架摔下身亡,人社部門認定工亡,教育部門未賠償(1)

夏先生生因拆卸學校的籃球架,摔下搶救無效身亡。

當保安任勞任怨,曾被學校評為優秀職工

8月17日,夏先生告訴華商報大風新聞記者,從2018年起,其父親就在湖北省黃岡市羅田縣駱駝坳鎮嚴家坳中學學校做保安。平時除了履行保安的職責,學校給他父親還安排很多事情,包括給學校養豬(10頭豬),每天清理豬糞。因為學校沒有安裝自來水,是打的水井,一到熱天,每天要抽五六次。有時水塔里面的閥門接觸不良,還要爬到三樓的樓頂手動解決閥門問題。學校的廁所,每天都要他父親沖洗,每個星期大清洗一次,有時便池里面滿了,也是他父親掏。

夏先生介紹,每次寒暑假前后,學校安排他父親搬桌椅板凳,打掃教室衛生。清理校園操場的雜草,因為之前學校操場沒有鋪水泥,很容易長草。學校的垃圾清除或者焚燒也是他父親處理,由于勤勤懇懇、任勞任怨,2018年底,學校授予他父親優秀職工榮譽。

當門衛看護空校園,防止破壞公物

2019年后,夏先生的父親年滿60歲,按照保安公司的要求,不能在學校做保安。后來他哥哥去保安公司報名,他父親代替哥哥繼續留在學校做事。

一直到2022年8月份,嚴家坳中學撤并到駱駝坳中學,學校沒有學生和老師,學校讓夏先生的父親留在學校看護校園及校內財產,同時,跟夏先生父親簽訂了門衛職責。學校撤并后,校園封閉,但是經常有周邊的孩子翻越學校大門和圍墻,進去打籃球。每次都是弄得學校操場滿地垃圾,有時孩子還爬上籃球架子上坐著,有的籃球架子都被搞松動了,而且有的孩子還跑進教學樓。夏先生父親多次勸導他們,向學校也反映了這些事。

夏先生介紹,2023年5月14 日,8名十五六的孩子翻越學校大門和圍墻,再次進入學校操場打籃球,打完籃球之后,進入學校教學樓,踹開了教室的門,把教室里墻上掛著的字畫砸碎,滅火器拔開后到處噴,把窗戶的玻璃砸碎,柜子砸開,翻到在地上,還砸壞了很多門。

夏先生父親發現后及時報警,并報告學校后勤主任。派出所調取監控找到這幾個孩子,對他們做了筆錄。5月16日 ,學校為了這件事還專門組織開會,叫夏先生父親也去參加。5月16日,夏先生父親請示了學校,對籃球環拆卸,以免再次發生類似事件或者孩子翻越圍墻發生意外,并且因籃球架子木板松動,也擔心掉下來砸到孩子。

受學校指派拆卸籃球架,不幸摔傷當天身亡

5月17日,夏先生父親就叫了本村的木工對學校砸壞的門窗更換和修補,用防盜網封堵了樓梯。在拆卸籃球架的過程中,不慎摔下來,幾個小時后就去世了。醫院搶救的手術費,還是夏先生的叔叔多次催促,學校才墊付了相關費用。

事發突然,夏先生把父親安葬了,后來找學校處理父親的事情,學校領導說他父親私自去拆卸籃球環,他們不知道,也不會擔責。

被人社部門認定“工亡”,親屬難獲賠償

夏先生向記者提供了一份羅田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認定工傷決定書》,羅工傷認定(2023)59號。事故時間,2023年5月17日,受傷害部位或職業病名稱:重型顱腦損傷。

受傷害經過、醫療救治的基本情況和診斷結論:2023年5月17日上午,夏某某在羅田縣嚴家坳初級中學操場拆卸籃球架子時不慎摔傷,后送至羅田縣人民醫院搶救,于當日16時20分因搶救無效死亡。

對于事情經過:該局于2023年6月26日受理工亡認定申請后,聽取了申請人夏某的陳述、調取了夏某某銀行流水、《嚴家坳中學門衛職責》、通話記錄(語音)、羅田縣人民醫院24小時入院死亡記錄、手術記錄、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羅田縣公安局駱駝坳派出所對2023年5月13日校園財產損毀案的調查材料和夏某某摔傷死亡的調查材料等證據。同年7月11日調查了知情人彭某某。為進一步查明事實,同年6月27日向羅田縣嚴家坳初級中學送達了工傷認定申請舉證告知書,上述單位未按照規定時間向我局提交工傷認定意見及其相關的有效證據材料。

經查: 2022年秋,羅田縣嚴家坳初級中學并入羅田縣駱駝坳中學。2022年8月30日,羅田縣嚴家坳初級中學與夏某某簽訂《嚴家坳中學門衛職責》。2023年5月17日上午,羅田縣嚴家坳初級中學安排夏某某拆除該學校籃球架子,夏某某不慎摔傷,后送至羅田縣人民醫院搶救,于當日16時20分因搶救無效死亡。

據此,依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工傷認定辦法》第十七條,《湖北省工傷保險實施辦法》第二十三條的規定,屬于工傷(亡)范圍,現予以認定為工亡。落款時間為2023年8月3日。夏先生稱,雖然他們有這份工傷認定書,但連日來他們投訴無門,向多個部門反映,申請相應賠償,都沒有結果。

8月17日,記者聯系夏先生父親出事時任羅田縣駱駝坳中學校長的楊某某,對方以,“現在開會不接受任何采訪”為由掛斷電話。

律師:親屬可依法申請工亡勞動仲裁進行索賠

北京市康達(西安)律師事務所張曉靜律師介紹,根據《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下稱意見)第二條第一款“達到或超過法定退休年齡,但未辦理退休手續或者未依法享受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待遇,繼續在原用人單位工作期間受到事故傷害或患職業病的,用人單位依法承擔工傷保險責任”。故校方對人社局工傷認定書不再提出行政復議或行政訴訟時,夏某可依法申請工亡勞動仲裁進行索賠。

張曉靜介紹,通常認定工傷應以勞動關系存在為前提,但某些用工形式下,認定工傷并不受勞動關系的限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工傷保險行政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及《意見》,為了勞動者(勞務提供者)利益考量,特殊情形下,即使雙方不存在勞動關系,用工單位也應對職工承擔工傷保險責任。

作者: 大風新聞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

巾幗女俠!13歲女孩雨中練古拳法肆意瀟灑,招式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