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新聞-為您提供最新最快資訊 中國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

近日,取材自上萬起真實詐騙案例,揭露境外電信網絡詐騙產業鏈的反詐電影《孤注一擲》正在熱映,講述了詐騙組織進行網絡詐騙、網賭設局、招聘拐騙等騙局內幕,引發公眾和網友對“緬北詐騙”的高度關注和熱議。

自2021年以來,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全國范圍內開展勸返滯留緬北非法出境人員和從事電信網絡詐騙人員行動。在這一行動中,許多陷身緬北的受騙者多方與國內取得聯系,并最終獲解救回國,但還有很多受騙者身陷緬北。他們的真實遭遇,是一段血淚的記憶。

另一方面,據“中國駐緬甸大使館”官方微信消息,今年7月25日,陳海大使同緬甸外長丹穗就中緬合力打擊緬甸境內電詐、網賭等犯罪活動進行專題協調。陳海大使指出,針對緬甸邊境地區電詐犯罪活動蔓延,中緬雙方及中緬泰3方開展聯合打擊行動,取得初步成效。盡管如此,包括緬北在內緬甸邊境地區電詐活動依然猖獗,嚴重損害中緬兩國民眾切身利益。中國政府對此高度重視,中國民眾對此深惡痛絕。雙方應進一步采取有力措施,同其他相關鄰國合力開展新一階段聯合打擊行動,全力鏟除電詐窩點,解救被困中方人員,根除緬甸境內詐賭毒瘤,將犯罪勢力及其組織人員繩之以法,維護中緬友好合作大局。

近年來,紅星新聞一直密切關注“緬北詐騙”現象,持續推出多篇深度報道,努力還原當地詐騙產業的各個鏈條和騙局內幕,希望讓更多人看到背后的欺騙、慘烈與血淚,以作警示。

現在,我們重新摘錄、梳理其中9個曾身陷緬北的受騙者講述的真實故事,希望讀者能聽到他們曾經的呼喊,看到他們曾經經歷的“非人生活”。他們的回憶,就像警鐘,值得我們時時敲響……

故事1

王建 四川射洪人

“我在緬北當保安”

看護會所死里逃生 自述因救同胞被關水牢

2022年3月12日,在公安機關勸誡和幫助下,王建終于回到四川射洪的家中。

在緬北果敢期間,王建拿著沖鋒槍“當保安”,負責看護賭場、會所,還曾多次參與當地團伙的“交火”。他說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有好幾次感覺就要死在那里了,每天神經高度緊繃,生活在擔驚受怕之中,備受煎熬。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1)

▲在緬北果敢當“保安”的王建

坐在派出所回憶起在果敢的生活,王建覺得“像一場噩夢”。因為在網上看到“高薪招聘”信息,他冒險前往果敢,但最終一分錢也沒有掙到。他慶幸自己沒有進入網絡詐騙公司,否則“就更難回來了……”

他回憶,在果敢涉及電詐、賭博的公司,管理、技術人員收入很高,但員工卻過得很慘:

我曾接到任務,跟隊友去電詐公司帶一個人出來。原因是有個員工業績不好,被毒打后,公司要求他找家里拿錢贖人。這個員工名字叫阿星,聽口音有點像福建的,20多歲。我們去的時候,他已經被打得半死不活,但公司還是怕他跑掉,讓我們把人帶到水牢里關起,等待他家里匯錢過來。

被誘騙的人去了電詐公司,就必須創造利潤。業績不好會被打、剁手指、關水牢,然后找家里拿錢贖人。我們曾親眼看到,在一家詐騙公司里,10多名業績不好的員工趴在地上一起被打,燒紅的鋼絲烙在身上直冒煙,狼牙棒上沾滿血跡……即使業績做得好,這些人處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困在這個充滿暴力的“邊緣之地”,無法離開。

我已記不清具體時間,大概是2021年5月的一天晚上,我在卡哨執勤,有兩個人從附近二樓跳下來,然后沿著一棟樓的墻根跑,有執勤隊友看見了,舉槍喊他們出來,他們戰戰兢兢地來到卡哨。

我一聽口音是四川的,就問他們為啥要跑,他們說是從電詐公司逃出來的。當時幾個當地隊友和我關系比較好,我就說放了他們。因為一路上有卡哨,我們還開車把他們送到雙鳳塔附近。但我不知道他們后來去了哪里……第二天,電詐公司發現人跑了,聯系到隊里。頭目得知是我將人放走的,便叫人把我毒打了一頓,還用了電棍,然后又把我關進水牢。我被吊著雙手,掛在鐵欄上,胸口以下完全泡在水里。

——摘自紅星新聞2022年4月13日報道:“我在緬北當保安”:持槍看護賭場會所,多次參與交火死里逃生 那是人生最黑暗的日子…

故事2

小趙 四川合江人

想賺錢偷渡身陷詐騙集團

遭毒打槍口抵頭,“緬北沒有致富黃金路”

“您真的是乘風破浪的小姐姐,人靚、歌美、身材好……”緬甸北部,木姐縣某工業園區的板房里,小趙瞟了朋友老黃一眼,極不情愿地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以上文字。

在這間屋子里,小趙和其他“淘金者”從事“殺豬盤”操作,他們假扮高富帥等各種男性角色,通過“專業”話術,在社交平臺上與女性網友聊天,試圖引誘她們并實施詐騙。

2021年,29歲的小趙還是一個單親爸爸,職業是“泥瓦匠”。一年前,由于生意失敗急需用錢,他被“老鄉”老黃一步步誘騙偷渡至緬甸從事網絡電信詐騙活動。經歷了3個月的“煉獄”生活,被逼迫操作“殺豬盤”、比特幣、炒股等詐騙活動,遭遇毆打、囚禁……

小趙回憶,在緬北的時候,由于拒絕假扮高富帥行騙,他在遭遇虐待后被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孟能,這里的活動板房建在一座望不見盡頭的大山腳下,房間里除了可以自由走動的人,還關了很多被戴上腳鏈的人,房間里不時傳來慘叫聲。

這時,他也看清了自己的真實處境:要想走,只能假裝聽話服從,再尋找機會。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2)

▲小趙在合江縣公安局接受媒體采訪

在孟能,小趙被要求學習炒股,其實還是網絡電信詐騙。在這里,他聽到了更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有人被帶上山,從此就消失了;有人被打斷手腳,扔在山上喂了野獸;有的女性“淘金者”沒錢贖身而慘遭輪奸……

在學習炒股的第二天,小趙認識了一名來自重慶的20多歲小伙。2020年6月8日,這位“重慶朋友”賠了福建老板2萬多塊錢后被放行。此后,小趙偷偷和“重慶朋友”聯系,得知他一路順利,便委托他聯系一輛出租車,在第二天凌晨2點來接他逃跑。當天半夜,出租車司機如約趕到孟能園區,最終搭載小趙逃出……

“緬北沒有通向富裕的黃金路。”在險些命喪異國后,小趙終于僥幸偷渡逃回國內。

——摘自紅星新聞2021年4月23日報道:“我在緬北的三個月”:29歲小伙偷渡陷身詐騙集團,拒扮高富帥行騙遭毒打槍口抵頭

故事3

溫某 四川什邡人

遭毒打電擊威脅關水牢

多次被轉賣成詐騙工具 除夕夜撬開圍欄逃離

“以后就算別人給多少錢我都不會去了,錢賺不到,差點連命都沒了!”夢想輕松賺錢一夜暴富,不料掉入了陷阱。在緬北生活一年的四川什邡小伙溫某回國后,談及在緬北的經歷依然心有余悸。

2022年3月底,溫某主動找到什邡市公安局馬井派出所民警,稱自己剛從緬北“打工”回來,并向民警講述了自己在緬北的真實經歷。據溫某口述,那里管控很嚴格,吃飯、睡覺、上班都有人盯著。“巡邏的人身上都有武器,門口站崗的人還有槍支,如果沒逃跑成功可能會被打斷手腳。”

多次逃跑失敗后,溫某就這樣一直待在“公司”,度日如年。直到2021年11月中旬,“公司”把溫某等一群人,以每人3萬多元人民幣的價格“賣”給另外一家“公司”。

2022年1月20日前后,他又被“賣”到另外一家“公司”繼續從事詐騙活動。在緬北,他感覺自己就是不法分子賺錢的“詐騙工具”,不僅沒有人身自由,隨時還有生命危險。

就在他終于離開這家“公司”時,卻在街上遇到第一家詐騙“公司”的人,再入“魔窟”。據溫某向警方講述,再進第一家“公司”后被打慘了,對方將他綁住手腳吊起來用木棍打,打完繼續吊了一個多小時,他感覺自己的手腳都麻木了,才被放了下來;接著他們還往自己身上潑水,用電棍電擊……

之后,溫某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機會逃離。大年三十那天,趁著看守都在吃年夜飯,他和幾個四川老鄉撬開圍欄,逃離“公司”。之后,他們一行人戴上口罩和帽子,打了個出租車,中途又換了幾輛出租車,一路逃到孟波(緬甸邊境的一座城市)一個酒店里,跟家里人取得了聯系,隨后又給酒店打了一筆錢,酒店安排他們分開逃跑。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3)

▲溫某回憶在緬北的悲慘遭遇

溫某說:“我在逃跑過程中聯系上父母,讓他們給我湊了點錢,前前后后花了6萬多元人民幣,這些錢用來打點緬北當地各種關系,最終才到達邊境。”幾經波折,他終于結束了這場“噩夢”般的生活,于2022年2月20日回到祖國。

——摘自紅星新聞2022年4月5日報道:小伙除夕逃亡輾轉回國,自述一年緬北生活:遭毒打電擊威脅關水牢,多次被轉賣成詐騙工具

故事4

阿飛 四川廣安人

因完不成詐騙任務

多次被暴力懲罰,兩次被轉賣

快凌晨5點了,不能再猶豫,阿飛站在4樓與3樓外墻的一塊凸出檐臺上,屏氣凝神,心一橫,縱身跳了下去……

這里是位于緬北邦康市城郊的一處廠房,也是當地一個電信詐騙公司的辦公場地。阿飛是四川廣安人,2020年夏天,他聽信去做“游戲推廣宣傳”可輕松掙大錢,于是被騙到緬北電詐窩點。一年多里,因完不成詐騙業績,他多次遭受公司暴力懲罰,并兩次被轉手賣給其他電詐公司。

阿飛被轉賣到第三家電詐公司,他最后選定了“出逃路線”。出逃那天凌晨,他從4樓跳下后,趁著夜色跑進城,躲在路邊一輛報廢車里。他用悄悄帶出來的公司手機給廣安老家派出所打電話,警方隨后協調緬北當地警力,將他成功救走。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4)

▲阿飛逃出公司后,右腳受傷,被帶到緬北當地一家醫院治療

至今,他仍然記得,身陷緬北詐騙公司時,一名逃跑的員工被抓回,保安拿起鋼筋腳架將其打得渾身是血,鋼筋甚至直接戳進逃跑者大腿,“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跑,又是如何被抓回來的。”

——摘自紅星新聞2022年5月9日報道:緬北逃生記:小伙陷身詐騙團伙遭毒打被轉賣 跳四樓后躲進報廢車與警察“接頭”

故事5

劉某 四川南江人

完不成業績被棍打電擊關水牢

身陷詐騙窩點3年 逃跑3次終被解救

2020年3月,四川南江青年劉某在同村好友“高薪工作”邀約下,乘飛機前往云南昆明工作。到達昆明兩天后,他被挾持出境到緬北實施電信詐騙。

3年里,他飽受折磨,因業績不好被關過水牢,米飯被摻石子……無奈之下,他向老板借錢吃飯還要加收20%的利息,3年共欠下70多萬元。

期間,他先后實施了3次逃跑行動。前兩次逃跑失敗被抓回后遭毒打,罰跪玻璃碴。2023年6月,他第三次逃跑,最終在南江縣警方全力協助下成功獲救,回到家鄉。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5)

▲劉某獲救回家,與父親相擁而泣

據他回憶,身陷詐騙組織時,如果周期內沒有完成基本的工作要求,就會被懲罰,遭棍打、被電擊、關水牢是家常便飯。劉某稱,自己就被老板關了兩天水牢,水位淹到下顎處,只能墊著腳呼吸,身體和精神備受摧殘。

“關水牢雖然難受,但起碼沒有生命危險,遭受木棍和電棍擊打時,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劉某說,曾有一名同事沒完成業績,遭到守衛毒打致不能動彈,因傷勢太重才被送去醫院,但從那以后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那名同事。

——摘自紅星新聞2023年7月6日報道:男子自述“緬北噩夢”:身陷詐騙窩點三年逃跑3次終被解救 曾目睹同事被關狗籠

故事6

王平 四川遂寧人

被騙入電詐園區慘遭餓飯毆打

逃跑時摔成骨折,在密林躲了一夜

33歲的王平原本在緬北打工,但最終被騙入電詐園區。

在緬北撣邦的小勐拉,他被叫做“小龍”——這是一個完全不屬于自己的名字,他的身份證、電話、銀行卡全部被電詐團伙收走。在嚴密的看管下,他每天被強制工作10多個小時,不能隨意說話,連寢室都有監控……

2023年4月30日傍晚,王平和另外兩名被困者被轉運到另一個電詐園區。在等待另一輛車來接的間歇,王平借上廁所的機會,鉆進路邊橡膠林撒腿狂奔,躲進了密林中。

5月1日早上,王平終于走到中緬邊界,翻越防護欄進入中國境內。在這過程中,他右腳跟被摔骨折,右手腕也被嚴重割傷。

邊境線上的警報隨之響起來,那一刻,他終于踏實了,他確定已經逃離“夢魘”。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6)

▲王平在逃跑時把腳裸摔骨折

對于身在電詐園區的日子,王平事后回憶,園區里有二三十個被困人員,他們被強制從事電詐活動,以投資為名實施詐騙。他們只負責引流,“投資”的業務交給另一個組去跟進。

如果完不成任務,會被餓飯,甚至毒打。王平經常挨餓,有時候兩天吃不上飯,只能喝水充饑。2022年12月的一天,因為沒有完成任務,他被幾個人毆打,被電擊。電棍杵在身上的時候,全身麻痹、抽搐……

剛進園區1個月左右,他見過有人逃跑被打得血肉模糊,癱在地上不知死活。管理人員開了一個大會,把所有人集合在院子里,讓大家看著那個逃跑的人被打。他不認識這個被打的人,之前沒有見過,之后也再沒有見過。

——摘自紅星新聞2023年5月20日報道:逃離緬北:小伙自述被騙入電詐園區曾遭毒打電擊,逃跑時在雨林躲了一夜摔成骨折

故事7

王某 四川什邡人

遭遇槍指、毆打、電擊……

緬北“行規”:單筆詐騙上百萬放煙花慶祝

2020年11月,來自四川什邡的3名男子肖某、高某、王某懷揣“淘金夢”,前往緬北,卻被槍指、毆打、電擊……到了緬北,才發現這是噩夢的開始。

2021年3月,分別繳納2萬元贖金后,王某、高某逃離緬北,回到國內。回家后,王某到當地公安機關自首并配合調查。高某因涉嫌詐騙罪,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區分局刑事拘留。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7)

▲王某回國后主動到案自首

王某稱,開始的時候,在電詐園區里,老板組織人員培訓,新進人員被要求熟記詐騙話術。“我們從事的是‘殺豬盤’,就是包裝成老板身份,通過聊天軟件,接觸單身或者離異的女性。”

據王某回憶,進入公司一段時間后,完成不了任務的人就要挨打。收走飯卡不準吃飯,被罰跪著上班,被電擊棍打,這些都是稀松平常的事。

“活動只能在這棟樓房里,外面有拿著自動步槍的人員守著。如果逃跑,會被子彈掃射腳下,抓回來就要挨打。”

“我知道這個是電信詐騙后,不愿意做,所以是‘零業績’。”王某介紹,由于自己比較“笨”,一直沒有業績,每天都戰戰兢兢,除了被罰跪,也挨過五六次打。拿槍的雇傭兵一般不打人,只負責看住人,不讓逃走,打人的主要是公司里的人。在緬北,還有被關水牢的人。“有位同事被打到實在受不了,想跳樓逃跑,被公司的人抓到之后,像拖一條狗一樣,把他關進了水牢。”

“有詐騙得手的,按照一定比例分成。高某詐騙了一單10萬元的,分了1萬多元。”王某介紹,在緬北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單筆或者單人詐騙金額上百萬元,就會放煙花慶祝。“我在的一兩個月里,我們那個點放了兩三次煙花。附近有太多搞這一行的,隨時都可以看到煙花,白天也放。”

看到煙花,王某更加思念家中的親人。

——摘自紅星新聞2021年5月14日報道:槍指、毆打、電擊……小伙講述身陷緬北的日子:單筆詐騙上百萬居然放煙花慶祝

故事8

小李 四川榮縣人

網絡求職被騙至緬北

家人交4.5萬贖金后,脫身流落當地餐館

小李說自己被困緬北詐騙窩點無處求助時,曾一度感覺可能會客死他鄉,“跨入國門那一刻,心里才踏實下來。”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8)

▲小李回到四川榮縣

2020年7月,小李通過網絡招聘信息獲得一份“月薪萬元”的裝載機駕駛員工作,懷揣著美好愿景前往云南西雙版納的“致富”之路。然而讓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是一場噩夢的開始……

駛過高速路、走過小路、爬過大山,歷經近10天的輾轉奔波,起初同行最多時有30余人,途中被陸續安排到其他地方。來到他到達的地方時,車上只剩下10余人,他被所謂招工人員帶出國境,被關在緬甸北部一棟樓房里。

“要么認真學習(電信網絡詐騙),要么交錢走人;不認真學習就要挨打。”小李事后回憶,樓房四周都有人帶槍看守。雖然自己只在那棟樓里待了約一周,但這場噩夢讓他終身難忘。后來,在家人向詐騙團伙交了4.5萬元贖金后,他才被釋放。之后,他流落當地,幸好得到一位開餐館的四川老鄉收留,暫時安頓下來。

直到2021年3月中旬,在餐館老板幫助下,小李向當地警方求助,被送至出入境邊防檢查站,移交給云南當地警方。

——摘自紅星新聞2021年4月29日報道:小伙網絡求職被騙至緬北遭武裝囚禁:不學詐騙就挨打,家人交4.5萬贖金后脫身流落餐館

故事9

楊某 四川攀枝花人

“蛇頭”把同學好友騙到緬北

沒拿到提成反被控制 被威脅關水牢

19歲的楊某想著掙大錢,曾跟隨別人偷渡至緬北從事電信詐騙。之后,又變身“蛇頭”,對自己的同學和好朋友下手,組織他們偷渡到緬北。

血淚記憶:身陷緬北眾生相 9個人9段“非人生活”(9)

▲偷渡者接受警方調查

然而當他把同學帶到緬北后,不僅沒拿到“抽成”,電詐公司經過“計算”,他倒欠公司8萬元,必須還完賬才能走。楊某想逃,結果被安保人員抓回,并被告知下次再跑就會被關進水牢。楊某最終失去了人身自由,淪為當地“公司”實施電信詐騙的工具……

這個號稱“公司”的地方,業務是針對中國國內公民從事電詐,不僅有自己的地盤,還有自己的武裝安保,甚至“監獄”。

公司的所謂“廠房”是一個有數百部電腦和近千人的地方,他們的工作是操作“殺豬盤”。據能夠騙到錢的人講,經過公司層層盤剝,到手的錢僅剩一點。沒能騙到錢的就慘了,面臨的是各種辱罵、毆打或關水牢。

偷渡人員小輝就進過公司的“監獄”,他說:“就是一排像狗籠一樣的鐵籠子,有鐵柵欄門,空間小,條件極差。被關進去的人要想被放出來,只能聯系家里人打錢,給公司一定的贖金才能被放出來。”

——摘自紅星新聞2021年7月11日報道:起底偷渡緬北“蛇頭”:對同學好友下手,帶人偷渡后沒拿到提成反被威脅關水牢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作者: 紅星新聞

一對父子兵 兩地同上陣

64歲門衛拆卸學校籃球架摔下身亡,人社部門認定工亡,教育部門未賠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