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體系破擊辯證法

本文轉自:解放軍報

用好體系破擊辯證法

■高 凱 史學強

現代戰爭體系因信息化、智能化技術的加持,較之以往戰爭系統間聯系更加緊密,破擊體系需處理好各作戰目標、作戰手段、作戰力量、作戰招法、作戰行動之間關系,發揮聯合作戰體系效能,以精制勝、以新制勝、以奇制勝、以快制勝、以合制勝。

處理好作戰目標“難與易”的關系。破擊體系,破的就是敵作戰體系的要害部位和關鍵節點,隨著作戰體系結構愈加復雜,體系節點目標將逐步增多,并廣泛分布在陸、海、空、天等多維作戰空間,防御一方不可能在所有體系節點上都重點用兵,通常會在要害部位和關鍵節點重點設防、其它節點一般設防,會出現“難”“易”兩種體系目標,給指揮員帶來少數“難打”要害目標和多數“好打”節點目標之間的“選擇困難”。無論“難”與“易”,指揮員應善于把“要害”目標作為目標選擇的“必要條件”,把“好打”作為“充分條件”籌劃作戰,只要是“要害”目標即使再“難”也應高度關注,且“難”與“易”會隨著作戰進程發生變化,指揮員更需要審時度勢,根據作戰進程及時合理調整規劃,以確保實現破擊體系最佳效費比。

處理好作戰手段“新與老”的關系。破擊體系講求一擊制敵,往往依靠新裝備、新機理、新方法打敵措手不及,尤其是隨著人工智能、集群控制等技術在軍事領域的運用,無人、智能等新域新質作戰手段帶來作戰效能幾何級倍增,但這并不代表著傳統作戰手段就失去了效用。新域新質作戰手段是“新法”“狠招”,雖然“爆發力”強但其“耐力”相對不足,敵體系要害通常抗打擊能力強、受損恢復能力強,需要“持久發力”才能使敵要害難以發揮作用,這就要求指揮員在強調新域新質手段運用的同時,也要注重傳統力量手段的運用,最大限度地發揮整體作戰效益,實現“新”“老”手段的有機協調,實現作戰體系功能的整體躍升。

處理好作戰力量“遠與近”的關系。破擊體系關鍵在破體、核心在擊要、招法在“點穴”,強調火力特別是防區外遠程精確火力的運用,精確破襲“點穴”將敵打暈打殘,實現以遠制敵、以精制敵。近年來的局部戰爭實踐說明,此法用于納卡沖突等小規模戰斗尚可,但面對伊拉克、敘利亞戰爭等大規模局部戰爭往往會捉襟見肘,還需要相當規模的“近戰”力量投入,用以控制要害部位、關鍵節點,而且“遠戰”力量通常還需要“近戰”力量為其提供精準的目標信息、評估打擊效果等,以實現作戰效能的“倍增”。為此,指揮員在重視“遠戰”力量的同時,也要關注“近戰”力量的投入,既要想到如何用好精確“遠戰”平臺一擊制敵,又要想到如何用好“近戰”方式讓敵始終處于被動挨打的境地,快速穩妥地達成作戰目的。

處理好作戰招法“奇與正”的關系。“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破擊體系旨在通過對敵要害目標施以“奇襲”讓敵體系喪失作戰能力,通過“奇兵”“奇招”“奇法”讓敵難以招架、體系自潰,無論是“奇兵”“奇招”“奇法”用多之后也就無“奇”可談,還需要通過“正兵”予以必要支撐。為此,在破擊體系中“奇”字是關鍵,但“正”字是根本,只有處理好“奇”“正”關系,才能實現“奇正相合”。比如,特戰破襲通常在敵戰略縱深行動,相較于敵來說火力弱,且滲入遠、補給難,如以一己之力、單打獨斗,缺少偵察情報、通信網絡等體系支撐,反而會適得其反,指揮員需要“奇”“正”兩手兼用,充分發揮諸軍兵種的整體合力,方能實現作戰目標。

處理好作戰行動“攻與防”的關系。破擊體系本質是利用精兵展開的精確戰、速決戰,是典型的進攻行動,但也要清楚地認識到作戰是敵對雙方體系與體系的對抗,交戰雙方都在考慮如何破敵體系,不能一味地強調進攻而忽視了防守,這樣很有可能導致己方體系先敵癱瘓、陷入被動。為此,指揮員在籌劃作戰時,既要注重“攻”勢行動也要注重“守”勢行動,確保作戰體系“能攻善守”“攻守兼備”;在組織破擊體系時,既要關注“攻”勢行動對敵目標打擊的效能,動中不斷調整優化力量、保持攻勢不減,快速達成作戰目標,又要關注敵進攻性力量動態,尤其是對己方體系重要目標、核心要域的威脅程度,留有后手、防敵突襲,最大限度“保存自己、消滅敵人”。

普京突然公布重要消息!澤連斯基再不投降就晚了?信息量大

基輔的時間不多了,俄軍開始攻城略地,無法加入北約就得接受失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