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發小——宮

本文轉自:保定日報

□趙同勝

我所居住的胡同里有好幾個要好的發小,宮是其中的一個。對于出生于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我們來說,所有的經歷都明顯帶有時代的印記。

宮的父親是在大城市工作的,聽說是個廚子,做得一手好菜。這種“一頭沉”的家庭在農村很是招人羨慕,日子過得相對也滋潤些。打小,胡同里的孩子除宮之外的那幾個人,沒少被宮手里的糖果和槽子糕之類的好東西饞得流口水。宮心情好的時候,也分食一點讓大家嘗嘗稀罕、打打牙祭,但更多的時候,宮帶著一臉的神氣,拿著那些好東西,邊搖晃著在空中畫圈,邊說著不知從哪兒學來的話:“饞,饞,饞狗牙,饞得小狗往家爬!”不讓吃也就算了,還用這么不中聽的話羞辱人,自然會招致一通的猛追,所謂惡虎怕群狼,宮就是再有本事也是逃不脫的,他所付出的代價是,糖果被打掉、分食,自己還落了個滿臉花。宮的母親跳著腳大罵“一幫兔崽子,沒一個好東西”。兔崽子就兔崽子吧,糖進到嘴里,甜才是真的,誰還管他“兔崽子”還是“狼羔子”呢!幾個人躲在一隅,非但沒有悔改之意,一個個還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宮打小就顯得很有見識,這可能與他父親經常跟他講大城市里的事有關。況且,宮偶爾還會跟著父親去大城市住上幾天,眼里見的、心里感受的東西絕對比那幾個沒出過門的“浪小子”強得多。這也注定了宮接受新事物更快、更超前。所謂見多識廣,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正因為如此,長大了的宮成為村里第一個開廠子的人也就不足為奇了。廠子生產的東西有點特別,是那種仿古的金屬工藝品,以人或獸為主要造型,作坊式生產,技術含量雖多少有點,但絕對不是高科技,屬于勞動密集型產業,給村里那些留守婦女提供了一個不離家便能掙錢的好機會,村里人得了實惠,宮自己也從中受益多多。

后來環境保護成了重中之重,但凡與污染沾邊的企業都得關停。宮的廠子生產工藝落后,會產生廢水和廢渣,屬于被淘汰的行業。宮是個機靈人,他早就從各種渠道聽說了這碼事,暗地里,他已經為自己想好了出路并做了鋪墊。廠子關了沒多久,在原址上搖身一變,一個以非遺產品為主打,專門生產諸如虎頭鞋、荷包一類傳統手工藝品的企業便誕生了,他在本村和鄰村招聘了更多的留守婦女,統一培訓,統一質量標準,采用集中和分散相結合的方式進行生產,銷售主攻線上渠道,客戶定位于城市的游子和海外華人,很快就在市場上站穩了腳跟。宮也成了綠色轉型的典范。

那天,幾個發小相約去宮的廠子里參觀,宮贈送的荷包里放著幾塊老式的糖果,幾個人心領神會,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笑著笑著眼角里竟流出了淚。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2/%e6%88%91%e7%9a%84%e7%99%bc%e5%b0%8f-%e5%ae%a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