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的愛情

本文轉自:農民日報

夏愛華

當年,為了響應號召,剛上高一的二叔到農村接受鍛煉去了。十幾年來,二叔只來過幾封信,說生活很苦,說對回城已不抱希望。并且他已經結了婚,有了兩個兒子。

十幾年后的一天,人到中年的二叔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他對父親說:“大哥,現在全國恢復高考了。我想試一試,因為上大學一直是我的夢想。”結果很慘,二叔以一分之差落榜了。

第二年夏天,二叔又來了。考試那天,二叔騎著他那輛破自行車,車后架上馱著我,一起去了考場。我們動身很早,原因是他沿途要撿空酒瓶。他說:“兒子的鋼筆壞了,要再買一支。”到了考場,他進去了,我在門口看車順帶看空瓶子。中午,二叔在學校的院子里啃幾口干饃,喝幾口涼水,午飯就算打發了。高考結束后,二叔把攢的十幾個空瓶子,拿到收廢品的地方換了四塊多錢。他說:“買支鋼筆,夠了。”不知怎的,我心酸得想要掉淚。

二叔返回農場后,收到了錄取通知書。那時候,因為剛恢復高考,國家出臺多項利好政策。考上大學,既不收學費,還包分配。進了大學,如同進了保險箱。對二叔來說,這當然是進入城市工作的好機會。但二叔實在舍不得拋下老婆孩子自己去享福,所以悄悄把錄取通知書藏了起來,一個字也不曾提起。

二嬸和孩子們問他考上了沒有,他含糊其辭地說:“考上沒考上,還不是一個樣兒。”二嬸就笑他:“考不上就算了,還嘴硬。你壓根兒不是那塊料!”

二叔只是笑笑,什么也沒說。十年前,二叔大病了一場。去世前,他對二嬸說:“我要走了,把錄取通知書給我,我要帶著它上路。”二嬸這才如夢方醒,淚如雨下:“我就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你是舍不得咱們這個家,所以騙我啊!你啊!”

二叔說:“只要考上了,我的夢想就算是實現了。對我來說,窮家難舍啊……”

如今,二叔去世整整十年了。面對現在的高考學子,我突然又想起了二叔。多年前,為了圓自己的大學夢,他付出了很多。而為了整個家庭,他最終選擇放棄了“鯉魚跳龍門”的機會。他讓我讀懂了普通人的愛情,質樸而真摯。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2/%e4%ba%8c%e5%8f%94%e7%9a%84%e6%84%9b%e6%83%85/

青春的天空很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