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浪費”的家風

本文轉自:黃石日報

○ 趙聞迪

說到不浪費,我首先想到的是我的奶奶。爺爺過世早,奶奶獨自一人拉扯大5個孩子,生活艱辛可想而知。奶奶那時在國營紡織廠工作,一份微薄的工資要養活6個人,還要省下一點寄回老家。奶奶靠著精打細算和“不浪費”,把日子安排得井井有條——淘米水用來澆小菜園,實在不能穿了的衣服裁剪好收起來備用,孩子們用完的作業本拆開來包東西,做飯時地上灑一粒米、一片蔥花也要拾起來……左鄰右舍都夸奶奶是個“會過日子的人”。奶奶不光自己不浪費,還經常勸說他人不要浪費。有一次,一位鄰居把一小袋麥子扔在門外,奶奶看見了,問他干嘛要把好好的麥子給扔了?他說不小心把麥子跟煤油放在一起,染上了怪味兒,沒法吃了。奶奶把那袋麥子拎回家,又是洗、又是曬、又是通風,等煤油味兒變淡,把麥子煮熟,一點一點吃掉了。

爸爸說,奶奶只是不浪費,絕不是吝嗇。平日左鄰右舍上門借油、借米、借蠟燭,奶奶只要手邊有就絕不會不借,要是手邊沒有她也會想方設法找一件能替代的東西。鄰居借了東西如果一時半會兒還不上,她也絕不會催要。

在奶奶的言傳身教下,幾個孩子都養成了不浪費的好習慣,即便是后來的日子寬裕了。就拿我爸來說,長年穿工作服,極少添置衣物。媽媽勸他買幾件出門做客的新衣服,他總是說:“衣服夠穿就行了,買多了浪費。”可是單位每次組織捐款活動他從未小氣過。

我的姥爺也是一個不愛浪費的人。媽媽跟我說,她上初中時,姥爺在縣城銀行工作。有一次她到銀行給姥爺送換洗衣服,看見辦公桌上放著一摞用過的紙。她想跟姥爺要來拿回家包東西或者糊墻,正想開口,卻見姥爺拿走那摞紙分給同事:“背面還能用。公家的東西,一丁點兒都不能浪費!”媽媽心里直呼“慶幸”,幸好沒開口,不然非挨姥爺一頓狠批不可。姥爺對公家的東西幾乎節約到了“摳門”的地步,辦公用的鉛筆、直尺、橡皮、文件夾,不用到不可再用的地步,絕不換新的。公家給他配的自行車,他能不用就不用,生怕磨損了,一輛自行車騎了三四年還是嶄新的。

姥姥是個溫柔慈祥的人,極少對人發火,只是有一次,她狠狠地批評了我。那是一次端午節團聚,我跟表妹聊天說我的同事一到夏天就買一打絲襪,穿臟一雙扔一雙,穿完了再買,不洗襪子。姥姥一聽就生氣了,說:“一絲一縷、一粥一飯都來之不易,怎能這樣糟蹋呢?真應該叫你們嘗嘗‘食不果腹、衣不蔽體’的滋味!”

在姥爺和姥姥的教導下,我的舅舅、媽媽和姨媽們也都是勤儉節約的人。就拿大舅來說吧,既節約又善于動腦筋,別人家啃完玉米就把玉米芯扔掉了,大舅卻把啃完的玉米芯收集起來,用來漚肥澆地,喂豬。把豬養得肥肥的,讓莊稼長得旺旺的,一舉三得,村里人哪個不夸?

到了我這一輩,生活條件好了,物資豐富了,但父母仍然常常教育我“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是的,“不浪費”是我們家的家風,不管時代怎樣變化,都要好好地保持下去。

本文來自網絡,不代表即墨新聞立場,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jimonews.com/2023/08/22/%e4%b8%8d%e6%b5%aa%e8%b2%bb%e7%9a%84%e5%ae%b6%e9%a2%a8/

山路彎彎終向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返回顶部